当前位置:we看点 >> >> 正文

龌龊的姐夫,乡下不堪回首的过去,我该对丈夫说么?

发布于:02月12日   岁月如老歌 阅读: 588 点赞: 0

(本文内容由网友口述,并重新整理成文稿,文中若出现姓名,为保护个人隐私,皆用化名进行代替)

你好,我叫芸芸,那天姐夫对我做出那样事情的时候,我连去死了的心都有,因为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这种耻辱的遭遇。

龌龊的姐夫,乡下不堪回首的过去,我该对丈夫说么?

6个月前,我带着自己半岁的孩子去姐姐的乡下家避暑。我家住在成都,大城市在夏天实在太热了,我家又在顶楼,开空调谁都没用。关键是宝宝出生才6个多月,即便天天洗澡,仍然热的全身都是痱子。看见天天哭闹的孩子,实在是心疼。为了孩子能度过这个难受的夏天,我主动联系了位于大邑县乡下的姐姐。姐姐家四面森林,有山有水。我便离开在成都工作的丈夫,只身一人前往了姐姐家中。

姐姐听说我要来,当然很乐意,还专门为我的宝宝缝制了新的被褥。姐夫叫刘明,是大邑县当地的一个本土村民,虽然长的五大三粗,但是看起来还是很憨厚的那种人,对人也温柔。

龌龊的姐夫,乡下不堪回首的过去,我该对丈夫说么?

7月10日,我去姐姐家已经10多天了,住的很开心,姐夫和姐姐对我也很周到,每天吃着家中的饭,姐夫还会隔三差五的去抓几只山鸡,捕几条野鱼,为我补补身体,催催奶。但是我做梦都没有想到,在和谐的表面下,却潜伏着危机。外表老实憨厚的姐夫,悄然垂涎我的美色。我比姐姐年轻了13岁,即便在乡下,我也坚持自己在成都市里的打扮,也在穿着裙子。

出事那天,我正在床上哄着孩子睡觉,我也穿着和平时一样的打扮,化着淡淡的妆。姐姐由于外出,要8点多才回来,只有我和姐夫在家。

当时是晚上6点多,孩子刚刚睡醒,哭闹了一整子。姐夫很关心的过来了,问了一下,看了看孩子,便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我拉下了裙带,给孩子喂奶。当时我躺着身体,怕胸口对着姐夫,然而我却躺下叉开腿的位置却对准了他,那天我还正好穿着肉丝袜,也许正是这种种巧合,刺激了姐夫的欲望。

姐夫40岁,身强体壮,当时我还在给孩子喂奶,他突然冲了过来,粗暴的将孩子从我手中抢走,撕扯我的丝袜,然后像流氓一般做出了那种事情,我很痛苦,真的很痛苦,尤其是他压在我身上时,旁边的孩子还在不停的哭闹着。

结束后,我起身给了他两巴掌,拿起手机就准备报警,然而,他慌了,给我跪了下来,不停的道歉,自责。

看见一个40岁的大男人跪在我面前,他说起他的家庭,还有他15岁的孩子时,我一下就心软了,放下了手中的电话.....

龌龊的姐夫,乡下不堪回首的过去,我该对丈夫说么?

事情过去半年了,今年春节过年期间,丈夫还问我暑假还去不去姐姐家,此刻的我该对他说这些事情么?

福利影视(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