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e看点 >> 热点 >> 正文

除了被举报性侵,“长江学者”沈阳还有几张面孔?

发布于:04月15日   每日人物 阅读: 450 点赞: 0

除了被举报性侵,“长江学者”沈阳还有几张面孔?

早在不满十五岁时,沈阳就有机会做一名老师,但他拒绝了,因为时值 ,“老师”是个避之唯恐不及的职业。

他选择了参军,并将十六年的军旅生涯形容为“最多只是‘人在江湖’或‘身在曹营’”。最终,在自己38岁那年,沈阳得偿所愿地重新做回了老师,从北京大学开始了他的语言学教学生涯。

怎料,二十五年后,一则实名举报却令沈阳辗转得来的“老师”身份遭受到了空前的危机。

文 | 闫坤沐

编辑 | 金石

沈阳,教龄近25年的语言学学者,长江学者,今年63岁。他曾自嘲地将这个年纪形容为“正走向穷途末路”,怎料一语成谶。

两年前,他在出国访学过程中抽出两天时间写了一篇随笔,本想回忆人生辉煌履历,最终却因为提及发生在二十年前的女学生高岩之死把自己推上了风口浪尖——高岩当年的闺蜜李悠悠看到了这篇文章,并被沈阳在谈自己与高岩自杀的关系时充满悲悯的粉饰口吻激怒,最终于2018年4月5日清明节这一天,站出来实名举报他曾性侵高岩,并最终造成了高岩的自杀。

参与举报的除了李悠悠,还有北京大学95级中文系的多位同学,他们发起的对高岩之死真相的追问,像一颗石子,投入了高校圈这个原本在外人看来平静的湖面,由此激荡出的种种细节,以及沈阳自己写下的那篇引发众怒的随笔,也共同拼凑出了一个在学界颇受尊重的大学教师的N张面孔。

除了被举报性侵,“长江学者”沈阳还有几张面孔?

沈阳 图 / 网络

利己的

在这篇名为《“一直在路上”——六十年人生风景一瞥》的自述长文里,沈阳对自己经历的讲述,从小学当少先队中队长开始,一直延续到六十岁。其中少有笔墨涉及学术,反倒是记录了不少他如何靠经营人际关系、以及做利益交换达成人生重要转折的故事。

据沈阳自己描述,早在初中快毕业时,他就有机会留校做老师,因为从小学到中学,他一直是班上最优秀的学生,而那个做老师的机会也是那所中学唯一的留校名额。但是,被公认为是“读书的料”的沈阳却拒绝了,时值 ,他下决心请家里人托人“走后门”当了兵,至于原因,他在自述中写道:“众所周知在那个年代,‘老师’是个避之唯恐不及的职业。”做出这个决定时,沈阳只有不满十五岁。

此后,他“一猛子扎下去”在部队待了十六年。但在内心里,他始终是个“不想当 的士兵”,在部队里也一直“舞文弄墨”,对读书念念不忘。据他自己陈述,他先是在北京期间争取进了 人民大学的 进修班,随后还设法在华东师范大学读完了本科。为了上学,他上班时间看书(自述:机关里一天的工作用一个小时就能干完),下了班在单位挑灯夜读, 同事误以为他是在辛苦加班,反而让沈阳因此得到了上级的表扬——他自己将此举形容为“暗度陈仓”。

为了追一个“上海小女兵”,沈阳动用 部门关系从北京调到了上海,这是他口中引以为豪的“浪漫”,而后来颇费周折转业留在上海,也是为了“追另一个上海姑娘”,这位姑娘最终成了沈阳的妻子。

除了被举报性侵,“长江学者”沈阳还有几张面孔?

沈阳自述 图 / 文章截图

1986年,沈阳所在的部队有意让他转业,他以此为筹码,提出了分房子和考研两个打包要求,并声称“要让我转业,后两条就必须‘陪嫁’,否则转业也免谈”,就这样,他顺利地在上海静安区安了家。转业以后,沈阳又隐瞒已经考研的消息,到上海市卢湾区教育局去报到,但只上了三个月班就辞职去了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读研。

从1990年开始,沈阳在北京大学从读书到教书一共待了二十年,在即将退休的年纪跳槽到南京大学,是为了南京大学能给他提供申报长江学者的资格。据沈阳记录,南京大学为了吸引他,给他的优待包括住教工小区最好的房子、使用教学楼里最好的办公室、分派学院里最多的研究生、授予系主任等官衔……而他以“会给学校争取科研项目”作为加入这个集体的“投名状”。

关于这场跳槽究竟是谁主动找谁,在沈阳被实名举报之后,还意外引发了一场公开的口角。

沈阳在自传中讲述,他在北京大学申报长江学者无果后,当时的南京大学文学院院长丁帆主动找到他,要“拉他一把”,甚至把其他人撤下来也要优先给沈阳报名。而在南京大学文学院不久前发布的公开信中,则称是“沈阳主动联系南京大学文学院”,丁帆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沈阳的自传中多是“自我标榜”、“稍有常识的人都不会说这样的话。”

独特的

在自己25年的语言学教师生涯中,站在讲台上教授课程的沈阳,的确有他独特的一面。

语言学原本是一门相对枯燥的学科,但沈阳讲课很擅长举例——他会在说起某个理论时,随口来一段侯宝林相声中的片段佐证自己的观点;也会在讲到一个方言种类时,随即模仿两句,一节课下来,能讲出从东北话到粤语七八种方言对应的段子。

作为一名出生于五十年代的老师,他算得上与时俱进,很了解网络用语,谈起现代汉语的变迁,他会说,以前的人称呼爱人都叫夫人、贱内、堂客,而现在的年轻人叫宝宝、小坏蛋、LP,自己讲得忍俊不禁,也逗得台下的学生哄堂大笑。

除了被举报性侵,“长江学者”沈阳还有几张面孔?

沈阳曾在授课时把自己逗笑 图 / 网络

因为表达方式深入浅出,沈阳的现代汉语公开课视频在网络上很受欢迎,是考研的学生必看的复习资料。这套视频还被搬运到B站,弹幕里都在夸“这个老师讲得好”、可爱、有趣。直到举报事件发生后,才有零星的负面留言飘过:“想不到这么幽默的老师竟然是这样的人。”

除了被举报性侵,“长江学者”沈阳还有几张面孔?

学生们在视频中的弹幕留言 图 / 网络截图

在自己所带过的研究生口中,沈阳还是一个严格的导师。一家叫“上海观察”的媒体曾经派记者到南京大学文学院做走访,有不少学生说,沈阳会每周组织学生开读书会,这在文科导师中很少见。如果有学生经常缺课,他会要求学生延期毕业。

对自己的弟子,沈阳还很热衷于给他们介绍出国的机会,一名学生在接受采访时说,正是由于沈阳的积极联系,学术不算突出的他才有可能申请到留学资格。

学生的留学率也一直是令沈阳颇为得意的一个成就。

他在自述中记录了精确的统计数字:“有好事者曾八卦我和某某教授的研究生有什么差别,为此我统计了一下:我在北大共指导博士生和硕士生78人(其中有外国学生17人),而 学生中有22人先后到国外著名大学深造和发展(仅这几年中我送到哈佛大学就有7人),这大概得算是我带研究生的一项“与众不同”之处吧”。

除了送学生出国深造,沈阳自己也很喜欢到国外“镀镀金”。他说自己做学术以来几乎走遍了亚洲、欧洲和美洲的主要国家,曾经先后在美国哈佛大学、荷兰莱顿大学等学校进修,甚至连每年寒假的一到两个月假期都要被他用来出国访学。

过界的

作为老师,幽默可以让知识变得有趣,但当玩笑开过界,便会引发更多人的不适。

被举报后,红星新闻的记者曾去北京大学实地走访,得到了这样的信息——“提防沈阳几乎成为中文系口耳相传的叮嘱”。流传在一届又一届学生中的叮嘱包括:他上课爱讲黄段子、男生不要选他的课、女生要提防被骚扰。

沈阳在南京大学执教期间,曾经被学生拍下过上课时的板书。为了举例说明中文会出现的歧义,他在黑板上写下七组例句,其中充斥着“喜欢上了人家”、“睡过了”、“不知道什么叫做爱”等含有强烈性暗示的低俗段子。

除了被举报性侵,“长江学者”沈阳还有几张面孔?

沈阳的板书 图 / 网络

一位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生则在网上实名发文回忆,他上学时曾经被学长警告,男生不要选沈阳的课,否则会不及格,这已经是中文系学生公认的“潜规则”,因此,每到选课时,班上的男生都会央求女生们不要和他们抢另外一个老师的课堂名额。“第一个学期,我没选沈阳,第二个学期,现代汉语课另一个老师开的课人满了,我没选上,于是不信邪,选了沈阳的。和我一起的还有四个男生。最后我期中不及格,期末七十多分,其他男生也大致如此。”

高岩的同学王敖在举报沈阳的文章中也写道:“课间休息时,他也会找女生说话,偶而会伸手碰一下女生肩膀,他要找某个正背对他跟别人说话的女生,不是叫名字而是用手轻轻点一下女生后背。之所以记得这些细节,是因为授课老师里只有他这样。”

沈阳对女学生的“偏爱”在网络公开课视频中也能得到一定程度的印证。每当沈阳讲出一个段子,讲台下发出的咯咯笑声都来自女生,镜头每每拍到学生,弹幕里总会飘出“都是妹子?”的感叹。

学术成就有争议的

评价一名学者,学术成就自然是一个重要的判断标准,就这一点而言,沈阳也同样面临一些争议。

一方面,他在学生中的知名度不仅仅限于自己曾经执教过的几所大学。沈阳和老师陆俭明合著的《汉语和汉语研究十五讲》、他独立编写的《现代汉语》都是很多高校文学院学生的入门必读教材。

除了被举报性侵,“长江学者”沈阳还有几张面孔?

沈阳独立编写的《现代汉语》教材 图 / 网络

此外,在语言学圈子里,沈阳也是一名活跃的学者,一个典型表现是他很热衷于操办活动。在自述中,沈阳悉数记录了他在北京大学期间主办的学术会议:

1998年,我操办了全国最大规模的现代汉语语法国际研讨会,这可是国内两个重要语法会议唯一一次“联合举办”。2008年,我还组织了规模空前的国际 语言学学会(IACL)年会”,由于这个学会中有大量台湾成员,因此很多年都无法来到大陆开会,而这次会议也成为“92共识”的一次成功体现。而最值得“炫耀”的学术壮举是我在2010年具体操作邀请到世界顶级科学家乔姆斯基教授访问北京大学并获授北京大学名誉博士学位,那次活动盛况空前,境内外诸多媒体采访,这一活动后来也成为北京大学对外宣传片中最亮眼的“名片”。

沈阳说,他完成的这些活动、会议,“即使北大和中文系官方也不得不承认是为北大留下了宝贵的遗产。”

但另一方面,他在学术上的理论贡献究竟如何,却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持。

在学界,H指数是一个衡量学者学术水平的国际通用指标,综合反映了学者学术产出的数量和质量。沈阳的百度学者主页显示,他的H指数仅为13,被引用频次为820次。这两项数值不仅远远低于自己的老师陆俭明,也低于同龄的学者,只和比他小十七岁、同出陆俭明师门的学弟詹卫东持平。北大中文系汉语语言学教授袁毓林曾与沈阳是同一教研室的同事,并在2015年成为“长江学者”,与沈阳相比,袁毓林的被引用频次是5595次,学术影响力为32。

除了被举报性侵,“长江学者”沈阳还有几张面孔?

沈阳、陆俭明、詹卫东、袁毓林的百度学者指数对比 图 / 截图

此外,在25年的教师生涯中,沈阳的学术著作基本都是与他人合著,唯一的专著就是他的博士论文《现代汉语空语类研究》,于上世纪90年代由山东教育出版社出版。

对于非语言学专业的普通读者,能够感受沈阳作为一名中文系老师专业能力的方式大约有两种,一种是网络公开课,另一种则是公开发表的文章。前者证明了沈阳确有独特之处,而后者则被网友们诟病“滥用引号”——据统计,在那篇不足万字的自述中,沈阳一共使用了260多对引号,几乎每句话都有一个或多个引号。

例如,在回忆自己如何决定离开北大去往南大时,他写道——

既然“一息尚存”,那又为什么不“苟延残喘”一下呢?而且“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人家对你“情真意切”,你又怎能不“以身相许”?所谓“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在人生的又一个路口,我选择遵从自己的内心于是,“老夫聊发少年狂”,我终于踏上了我的第三次“南下”征程。

而在那篇自述的最后,沈阳是这样写的——

至于我下一步该怎么走?现在看来倒真是只能“听天由命”了,毕竟我的年龄也决定了我正走向“穷途末路”,我曾多次说过现在无非是在“垂死挣扎”。后来有人好心劝我不要那么悲壮和消极。我倒觉得其实说“死”并不可怕,《孙子兵法》曰“置之死地而后生”,或许我现在就需要这种心态。据说最近有个汉语词英语词典也收了,叫“no zuo no die”。反其意而用之,既然“横也是死、竖也是死”,那就不如再“作”一把,再“疯”几年,“玩儿的就是心跳”!

当初写下这段话的沈阳一定想不到,这几乎成了自己两年后处境的“完美预言”。

如果没有这次“高岩之死”的举报,沈阳原本计划将从南京大学再次跳槽到上海师范大学。怎料二十年前的旧事被翻出,随后,北大证实沈阳存在师德问题,南大文学院公开建议他辞职,上海师范大学也公开宣布终止与沈阳签订的兼职教师聘任协议。

如今,对沈阳而言,“再作一把,再疯几年”似乎已成奢望,被他引用、变相激励自己的那句“no zuo no die”却成了真实写照。只是,沈阳当年究竟对高岩做过什么,还有没有别的学生受到过他的侵犯,高校中还藏着多少这样的老师,都仍然是没有答案的追问。

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

侵权必究

想看更多,请移步每日人物微信公号(ID:meirirenwu)。

福利影视(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