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小小说《鬼老头》

悦读小小说   03月07日

到老人亭里玩耍的人硬是逐年多了起来。平时都是些兴高采烈谈天说地的主,如今却同仇敌忾的痛骂起诸修德来了。

“诸老鬼被120弄走了噻!说是下身烂得严重,你看他平时和的都是些什么人吗?不染病才怪呢?鬼老头!活该!

“这就是报应噻!!七老八十了还那付烂德性?!

“真是乌烟瘴气教坏后人。老而无德,天诛地灭!”

“儿子诸民千赶万赶赶回来,一到村头就听到这种激烈的咒骂场景,心想老爹又犯什么众怒了,怕是前次没处理他,不知悔改又生出些什么烂事来了?真是丢人!”气得朝自己脑门上狠狠甩了两巴掌,埋着头悄悄绕过老人亭赶去医院了。

服侍起老爹来也火急火燎没一事省心,心想要不是在医院这种公共场合,恐怕早就雷霆万钧了,随时是把火焐在心里窝着暂时没让它爆发出来。这样一直挨拖了几天后大夫才说:“是前列腺癌”;简直有些出人意料,可又有谁人会信呢?

诸民在回来以前已拟好惩治老爹的计划。决定首先断了老爹的月供。然后令他再回老家地里去劳动打发些时间。最后再联合亲戚的力量监督控制他,走完这几步看他还怎么弄鬼?“哼!可从这病看来倒是让他躲脱了;便宜了他!”“可终究老天爷还是没能饶过他,这回这病怕是要索命呢?”

“唉,累了一辈子仅然没能过上几天好日子,诸民想起来感觉鼻子酸酸的,心里涩涩的。”窝着的火气倒是消了不少。才不自觉的哄着老爹说:

“还好,只是病毒感染……”。

“病毒感染……?”

“嗯!病毒感染。”

诸老汉脸色像僵住一样,却又迅速把脸朝窗子的方向转去了,身体却隐藏不住微微抖了几下。

“您怎么了?”

“没什么!有点冷”,他强着镇静答道。诸民给他按了按被子,轻声说道:“没什么大碍,……配合医生的治疗很快会好的”。

这时诸老汉忽然想起前些日子去找村里乐医生问病的情形来了。自己现在的症状与他当时说的情况完全稳合,会不会真是他说那种什么霉毒…淋…爱滋…的感染呢?顿时心虚、害怕起来,最怕的事是要真是那事惹的祸就很难收场了……

“这病毒也真是厉害!折腾得叫人坐卧不安,又痛又急还尿床”诸老汉心里强忍着,脸上却抑制不住挂上了痛苦不堪的表情”。

“也怪自己犯贱!受点痛倒不打紧!就怕儿子媳妇饶不了,不说给你治?马上拽你滚出医院去!”诸老汉硬是不敢呻呤,难受的滋味只使劲往肚里咽着……

“老而无德,天诛地灭”这咒人的话总在他耳边萦绕着。这其实是乐医生知情后故意戏谑他的话。也是乐医生对村里其他几个思想在变异的老者敲警钟警醒的话。现在想来却正是应在他自己身上的谶语了。

诸民早就收到他老爹作风不正的痛斥,只是没来得及处理,这不刚制定好策略,准备这个月实施,不巧却遇上他住院的事。刚听到那事时肺都差点气炸了似的,一家几辈人的脸都让他给丢尽了,要是离得近点怕要当场撕了他;可冷静一想,还真不知从何入手?才逼得缓下来。“君臣父子”传了几千年,从来就是老子训儿子。如今自己却在村子里开天辟地要教训老子了,这是何等的尴尬?不知会被多少人耻笑?还听说上次就被派出所逮去过的,对七老八十的人也没什么特效方法,只训训就放回来了。只要一提起那事,诸民又是一股火起,瞬间变得咬牙切齿起来。

口里说着:“不行!不行!不能因为他得了重病就饶过他,必须惩罚他才行!那能让罪人一死百了了?”

于是不客气的说道:“我警告你哟?你感染的病毒可是很严重的!平时你是真的在社会上乱来呀?…不然怎么会被感染上怪病……?自作孽是不可活哦!老天爷都不会放过你的!”

“要是果真证实!我也不会花冤枉钱给你再治了,你得死!你倒是眼一闭就完事了,我还没脸请人帮忙把你抬上山下葬呢!只找个荒坡胡乱窖了算了!”

诸老汉脸上早没血色,已看不清有什么表情变化了。好久没说话,只闭着眼睛想着,“晚了……完了……”

诸民纵然非常生气,还是一直在病床边侍候着。只是一到关键时刻就语塞,眼前的这个老人像是蒙着一层皮的,总不情愿叫他爹。终于有一天忽然听到有些微弱的声音“对……不起!爹……错……了…你……”诸老汉嚅动了半天的嘴唇也没说出句完整的话来。只期盼似地看着诸民,诸民急了冲口而出。

“爹!您放心……我…我还把您跟妈葬在一起的!”。

诸老鬼歉意地闭上了眼睛……

好久后还有人说;“诸修德是忘了咱们这里的乡土风情,他恐怕是走火入魔了。不想一想自己不过是稍稍稳定富足一点的农民。倒是把自己变成香港的老汉谢Ⅹ了。这地方那能容下你的这个烂德行胡来。甚至还恬不知耻的放出些屁话来,还想弄个什么智能体贴的机器人……。”

“鬼老头……”